北京观察:恒丰银行烂账水深 挑战金融监管层

2017-11-30 18:1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深山穷谷不可处,霹雳魍魉兼狂风。从2003年开始曾长达10年没有行长;出过中国金融史上最大的刚性兑付案,涉案金额40亿;高管私分过亿公款;董事长要求全部1.1万名员工参自己和行长的内斗2017年11月底银行高管层集体大换血。 除了中文名字和大名鼎鼎的汇丰银

“深山穷谷不可处,霹雳魍魉兼狂风。”从2003年开始曾长达10年没有行长;出过中国金融史上最大的刚性兑付案,涉案金额40亿;高管私分过亿公款;董事长要求全部1.1万名员工参自己和行长的内斗……2017年11月底银行高管层集体大换血。

除了中文名字和大名鼎鼎的汇丰银行比较相像,偏居山东、原名“烟台住房储蓄银行”的恒丰银行名气并不响亮。

但是这家不怎为业外人士所熟悉的银行,却在大陆银行业闹出了一本空前混乱的烂账。

郭树清的“撇清”姿态 今年3月2日,刚刚从山东省长任上调任中国银监会主席三天的郭树清,就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恒丰银行正在股份改制。 当被媒体问及如何解决恒丰银行的各种“违法违规”现象的问题时,当时郭树清的回答颇耐人寻味:“你这个问题跟我还有一些关系,我是在山东做省长,恒丰银行在山东,但是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恒丰银行在行政上、党务关系上都属于烟台市管的,股权也是国有股和其他股分散,监管直接由银监会监管,曹主席(银监会副主席曹宇,笔者注)非常熟悉,请他来回答这个问题。”

郭树清对恒丰银行进行股改,曾被媒体称为任银监会主席后发出的监管“第一枪”(图源:新华社)

曹宇则在当天放出消息,检查组已进驻恒丰银行,“若有违法行为将从重处理”。 从2013年3月到2017年2月,郭树清从山东代省长到省长4年期间,不可能不知道恒丰银行。郭的回答,撇清关系的意味颇浓。

并且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郭树清在山东省长任职期间,因为其金融方面的专长,致力于将山东打造为金融强省,拜会了省内大大小小每一家金融机构,但唯独没有恒丰银行。 恒丰银行到底是一家怎样的银行,有着怎样的背景,又有着怎样的扯不清的烂账和内幕,能让曾经的省长、如今的银监会主席郭树清避之不及,公然摆出一副“撇清”的姿态?梳理公开资料,一个空前混乱的银行烂账展现在众人面前…… 烟台国资委掌控的股份银行 总部设在山东省烟台市的恒丰银行,是中国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

它的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10月的烟台住房储蓄银行。 当时为了试点住房制度改革,烟台市财政局、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共同出资成立。

 2003年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在原来基础上经过整体股份制改造,改制变更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丰银行)。自改制以来,烟台市国资委一直是恒丰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对恒丰银行实行国资监管。

正因如此,虽然业务由银监系统监管,但是影响人事任命的党委关系却是在烟台市当地。最终的结果是恒丰银行长期处于一个监管真空区。这也是2014年爆发的中国最大“刚兑案”的根本原因。 监管真空是祸根 违规担保损失40亿 恒丰银行被外界所知最早缘于2014年发生的中国史上最大“刚兑案”。

刚性兑付,就是信托产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必须分配给投资者本金以及收益,当信托计划出现不能如期兑付或兑付困难时,信托公司需要兜底处理。

事件的源头可追溯到2013年8月,恒丰银行为其股东成都门里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该公司关联企业兜底担保,通过证券公司设立定向资管计划,分别向天津的两家银行办理两笔融资,共计37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

 37亿元的兜底担保业务,不收一分钱手续费、不要任何担保物,就凭原董事长姜喜运的一句话,恒丰银行就给办了。结果后来门里集团声明没有兑付本息的能力,恒丰银行不得不自吞苦果,刚性垫付了40亿元,这就是中国金融史上涉及金额最大的一次“刚性兑付”事件。

不可思议的是,此事件中,银行内控形同虚设。如此巨大的风险担保不仅是原董事长姜喜运在退休前突击完成,且公司2013年年报里也没有该项披露。 10年行长空缺 董事长一人独大 看到这里,读者一定会奇怪,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是董事长一人决定,行长在哪里?这就是恒丰银行更加奇葩的地方——2003年更名后长达10年时间内,恒丰银行只有董事长没有行长。

直到2013年底,蔡国华接替姜喜运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图源:恒丰银行官网)

蔡国华此前为烟台分管国资的副市长,也是恒丰银行的主管上级领导。他担任董事长后聘请栾永泰为恒丰银行行长,但是恒丰银行行长角色缺失的状态并未改变。栾永泰担任行长期间,其权力几乎被架空。2014年,栾永泰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出辞去行长职务。

2015年8月,恒丰银行董事会通过议案,聘任林治洪担任行长。但是恒丰银行年报显示,作为行长,林治洪并未进入恒丰银行董事会。“林治洪担任行长后,人力、财务、风险管理、后勤、审计、稽查等全部归董事长管,行长无任何权力,甚至任免一个新员工的权力也没有。”2016年12月29日,一位恒丰银行内部人士向大陆媒体表示。“在恒丰银行三会一层上,实际上是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

2016年12月9日,恒丰银行忽然宣布解除林治洪行长职务,“由副行长毕继繁主持工作”。这距离林治洪上任仅一年零四个月。在10年无行长之后,恒丰银行更换两位行长的过程,表面上看充满了权力任性的味道,后背却隐藏了巨大的利益黑幕。 高管分巨款 蔡国华刚刚成为董事长的2013年底,恒丰银行总资产规模在中国12家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排第十位,只有6,000多亿元。然后恒丰银行进入快速扩张阶段,三年之后的2016年底,恒丰银行资产规模实现了惊人的跃升,达到1.2万亿元。

然而,资产规模的暴涨恒丰的黑幕也开始曝光。2016年5月,恒丰银行推进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时多家媒体爆出,恒丰银行高管通过财务手段,私分过亿元公款。其中董事长蔡国华分得3,850万元,原行长栾永泰分得2,000余万,副行长毕继繁分得1,800万,其他高管分获数额不一款项,最低额在800万左右。

恒丰银行对此曾出面“辟谣”,但是不久后原行长栾永泰公开承认私分巨款的事实,并举报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等诸多违规行为。而恒丰方面采取的反击之策是,要求全体1.1万名员工举报前行长栾永泰,并声称因为栾永泰给恒丰造成的损失,全体员工降薪一半。随后栾永泰通过律师发表公开信,称这是一出闹剧。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