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雄安:帝国的拐点!

2017-04-04 12:1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一公元2017年,农历丁酉年。 在改革开放39年后,在政治存量改革、经济增量改革均进入深水区,在各种既得利益盘根错节,积重难返,难以逾越,在经济发动机已出现明显的失速乃至怠速,急需背水一战,注入新动力,在中华民族再次面临方向性选择的时候,中央启动

一公元2017年,农历丁酉年。

在改革开放39年后,在政治存量改革、经济增量改革均进入深水区,在各种既得利益盘根错节,积重难返,难以逾越,在经济发动机已出现明显的失速乃至怠速,急需背水一战,注入新动力,在中华民族再次面临方向性选择的时候,中央启动了准迁都:宣布在京津等三角的京津冀腹地,水草茂盛之地,设立雄安新区。

再见,北京。你太老太旧了,老旧到已事实上成为共和国前进的藩篱。

(雄安处在京津冀腹地,与京津距离等三角)

迁都的背后,实质是改革,目标则是强国——这一点,与历史上商朝的盘庚迁殷或者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没有本质区别。

胜算如何?

先看看决心吧。来看看官方表述用词: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稍微了解点官方用语的就知道这次设立雄安新区的高度可见一斑,三个罕见:1,定位之高罕见,深圳和浦东新区之后第三个。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都是副省级单位,鹤立鸡群,各自倾注了一代领袖的心血。
 

2,规模之大罕见,深圳1996平方公里,浦东新区1210平方公里,雄安新区远期规划面积2000平方公里,手笔和雄心之大,略见一斑。

3,用词力度罕见,如果没记错的话,千年大计这个词出现在官方新闻稿里尚属首次。拿来形容一个新区,可能超越了一代领袖工程的范畴。

政府挪个地方办公(迁都)本身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最多给炒房者增添一些焦虑而已。把守旧势力彻底抛诸身后,让整个共和国不可逆转地重新踏上改革前进之路,重铸共和国辉煌,为若干代子孙谋福利,唯有如此,才堪当“千年大计”这个四个大字。

跨出这一步,意味着向京城,向共和国那些守旧、既得利益阶层的宣战,意味着与旧势力的决裂,这需要莫大的勇气与决心。

公元前49年,罗马建国第705年,1月10日。太阳早就落到亚平宁山脉的那一边。黑暗中,罗马第13军团的士兵们排好了行军队形。夜晚寒气逼人,但他们已习惯于各种恶劣天气。八年来,他们冒着严寒,顶着酷暑,追随高卢总督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血战,直到罗马世界的尽头。

但在这一刻,他们面对着一个完全不同的边界:他们的前方是一条窄窄的小河——卢比孔河。河的一边是高卢省,另一边是意大利,那边的道路通向罗马。踏上那条路,意味着向元老院那批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已经将罗马拖向泥沼的元老们宣战。

指挥官尤利乌斯·恺撒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越过这条河,可能让共和国再铸辉煌,但也可能使整个罗马陷人纷争,其结果是无法预料的。

他告诉士兵,“我们身后是安全的。但一旦越过卢比孔河,我们就不能再回去,我必须在这里做出决定。”他没有迟疑太久。他发出了命令:越过卢比孔河!

“我们越过了卢比孔河!”当到达对岸时,凯撒跃马向士兵们大声喊道,“就不会再回头。”这消息一直传到了罗马:恺撒越过了卢比孔河。一路上,每个城镇和村庄的人们都出来欢迎归来的英雄。当最终恺撒和他的军队到达罗马城门时,没有军队出来迎战,恺撒没有遇到丝毫抵抗就开进了罗马城,看似无比强大的庞培和元老院的那批高官厚禄的指手画脚者,早已逃走。

(征服者凯撒)

而今迁都雄安,是不是觉着与凯撒渡过卢比孔河有些相似

二凭空建城并不是前无古人的事情。

早有深圳,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后有浦东,农田变天际线。

图片来源于pixabay这都是中国从无到有,在几十年里的时间凭空创造世界级大都会的例子。
 

而通稿里对雄安的定位也相当高“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愿景真的可以做到吗?

根据报道,雄安的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
 

从去年白洋淀户口冻结以来,安新县的房价从六千上涨到一万多, 在两年前只有多少呢?3000块。这充分反映了市场对未来的预期有多疯狂。

目前三个县都已经冻结全部房产过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