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常委解析:改革大将汪洋的新挑战

2017-10-26 13:1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从20世纪70年代文革时期的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到改革开放之初的弄潮儿,再到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汪洋经过在中央又一次为期五年的磨炼后,成为中国最具实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的一名成员。 2017年10月25日,新一届中共中央确定的政治局常委名单里,已

从20世纪70年代文革时期的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到改革开放之初的“弄潮儿”,再到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汪洋经过在中央又一次为期五年的磨炼后,成为中国最具实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的一名成员。

2017年10月25日,新一届中共中央确定的政治局常委名单里,已经当选两届政治局委员的汪洋以第四名在列。据信,汪洋将从俞正声手中接过中国政协主席之职。 与中共十八大报告相比,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有关协商民主方面的描述中,另起一段单讲中国政协。习近平强调其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并表示要把“协商民主贯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全过程”,“加强人民政协民主监督”,要“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未来政协在中国政治体制中的分量料将加重。


汪洋早年推动地方改革曾引起邓小平注意(图源:中央社)

力推改革、发展经济、涉足外交,而今又要从事统战、民主等方面的工作,汪洋40多年仕途里的主攻方向的调整幅度着实不小。在外界的“意外”观感背后,其实存在着诸多“合理”成分。 确实,以汪洋两届政治局委员、重庆和广东两个省级地区地方大员,以及一届国务院副总理的资历,在政治局常委候选人中颇具竞争力。而作为统一战线组织的中国政协,则被普遍视为政坛“花瓶”,而且与汪洋过往履历似乎并无多少交集。

当然,中共有此安排,应该自有其人事规律和全盘的考虑。而通过外部观察和梳理也可得见,汪洋个人的特点,与中共十八大后的既定指向,以及中国政协主席的特定使命,实则有着其他人难以比拟的契合度。

“特殊”的汪洋与“特殊”的政协 汪洋曾对人说过,他没有个性,中国没有个性政治。不过在外界看来,汪洋是中国政坛中少有的个性鲜明的官员之一。这体现在他的为官作为、行事作风和言谈举止之上。因为这些,汪洋在中共党内受到一些不同的看法,但在民间和海外却受到很多欢迎。 他在中共十八大后接任的副总理有主持中国对外贸易的分工,这一安排或许就曾考虑到汪洋在对外交流和外界形象的加分。而他在与美国、俄罗斯等国相关高层打交道时,特别是多次陪同习近平出访过程中,以往常见的妙语连珠、幽默乐观、神采飞扬,变成了如今的沉稳与自然。 相关阅读 汪洋“出关” 五年磨剑待命十九大 被低估的中国实权机构 十九大后去向成疑 政协角色嬗变 中国式民主破局?

显然,自由广东省一把手北上进京后,汪洋在官场的行事风格已有较大改变。不过他本身所具有的态度与气质,以及所受到的欢迎,都得到不同程度的延续,并成为他在中共十九大升任中国政协主席的有利因素。

中国政协的全称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共所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的一个统一战线组织,职责可以概括为“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三点,是中国政治体制内体现和象征“团结”、“民主”的特殊机构设置。

政协通过将中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社会团体、各个民族和台港澳民众代表汇聚一堂,向外宣示中国的团结,间接表明对中共执政的认可,以及中国社会和政治的稳定和谐。而作为从中央到地方皆有布局、有着相对独立运作体系的政协,也在为维护“团结”扮演着统战笼络、穿针引线的角色。这就要求,政协的掌门需要是一位能够长袖善舞、得到外界较多认可的人物。而这又恰是汪洋的长处。 另外,中国已经提出一系列海外战略,与海外华人或他国之间的联系日益增多。

中国特设的政协机构能够为发挥意想不到的统战联合作用。几年前媒体报道汪洋正在学习提高其英语水平,如今恰好有了用武之地。 政协并非仅是“花瓶” 由中共中央政治局排名第四的常委挂帅的中国政协,并非许多人所认为的仅有“花瓶”的装点意义。

特别是中国政协主席,一般都会被委以分管新疆、西藏和台湾事务。 这三地在中国政治版图和国家议程中相当吃重,事关中国主权和民众安危,其局面复杂而敏感,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与重要性。虽然不知中国政协主席如何施加管理,但其实际权力显然不可小觑。 中共十八大后,“左”“右”之争逐渐平息,民族和宗教矛盾成为舆论场焦点。这种新形势也增加了中国政协的责任与负担。

中共十九大后,已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汪洋肩上的担子不会轻松

也有消息称,未来香港事务或许也将划拨给中国政协主席负责,而不再由政治局常委兼中国人大委员长来主管。汪洋曾主政广东及与香港地区交往的经历,其对香港事务可能有更多了解,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中国“政改”的重要一环 在中共建政之初,新组建的政协充当当时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和国旗、国歌、国徽等,都由此确定。其所通过的《共同纲领》,更是成为当时中国的临时宪法。

不过,这届政协是一个过渡机构。在此之后,政协在中国国家体系中的角色即被边缘化,成为在中共领导管理之下的主要体现中国政治民主、负责政策协商的机构并延续至今。这一情况,可能会在中共十九大后出现较大变化。 习近平所作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并且提到“加强人民政协民主监督,重点监督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

2014年政协成立65周年时,习近平提出“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次年初通过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等文件,则是指向实施层面的改革要求。 中共十八大后,政协出现两点重要变化。

一是定期召开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二是目前中国31个省级政协主席已经全部退出省委常委。前者体现的是“政治协商”,后者被认为是政协改革的标志性转折,将有助于实现政协主席的独立性和专职化,从而更好落实“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宗旨要求。 中共十九大后,政协将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此来说,长年站在中国改革开放潮头,善于对外交往且受到外界欢迎的汪洋,料将在中国未来新一轮改革开放时代背景下的这重要一环中扮演重要角色。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