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报告:争议之下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探索

2017-11-05 11:0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经济,这个词很大,大到关系国家长治久安;经济这个词又很小,小到牵动百姓一日三餐。 在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

经济,这个词很大,大到关系国家长治久安;经济这个词又很小,小到牵动百姓一日三餐。

在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

关于“经济体系现代化”的提法格外显眼。用习近平的话说,“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着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林毅夫团队早前发布《吉林报告》,引起中国社会关于东北发展前景不小的争议(图源:新华社)

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尚未有一套理论说法。但就在几个月前,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团队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徵求意见稿)》,即所谓《吉林报告》,引爆了学界乃至社会各界的大讨论。

其实,对于东北产业发展路径的探讨,不正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吗? 东北振兴被认为积重难返,为何有政策、有基础,但没有成效?如何能让“共和国长子”焕然一新?《吉林报告》不正是试图用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加以系统研究吗?从这样的角度看,或许《吉林报告》正是意在抛砖引玉,引导各界对“现代化经济体系”进行探讨。

首轮“东北振兴”是失败的国家战略 《吉林报告》是根据比较优势理论,对吉林省提出关于产业政策的具体建议。《吉林报告》甫一发布就引起经济学界关注,也引起不少质疑。

举手支持的,往往是对新结构经济学的一贯支持者;也有踩《吉林报告》的,多为鼓吹自由经济和市场经济者。 但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即使是学界中人,在评议《吉林报告》的时候,都是出于对林毅夫的一贯印象,对新结构经济学的一贯看法来加以评论,很多批评甚至完全和《吉林报告》的内容南辕北辙,以至于林毅夫及其团队不断发声,请评论者读过《吉林报告》后再来评论。

【《吉林报告》主要观点:】

一、病症 数据显示,东北经济增速大幅下滑主要表现在第二产业尤其是工业上,吉林也不例外。

这表明,2003年至2016年的第一轮东北振兴战略采取的是“强化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战略型振兴政策”,而非“遵循比较优势型振兴政策”。 结果就是,第一轮“振兴东北”战略使企业陷入“经营困难—政府‘输血’—企业进一步扩张—利润下降—经营困难”的怪圈。

二、对策 过去振兴东北的战略思路是侧重“加长避短”,即提升重工业忽略轻工业,如今,东北特别是吉林如何“扬长补短”才是转型升级的根本。

解决东北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轨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上来。

1、先轻后重 符合比较优势的工业化顺序必须是“先轻工业充分发酵才可以大力推进重工业”。 吉林省过去以及现阶段主导型的比较优势产业应该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林毅夫建议发展轻纺、家电、电子,即“吉林省轻纺工业提振计划”工程、“长春—天津电子信息产业联合转型升级计划”工程、“吉林—广东家电与电子信息产业智能化升级计划”工程。

2、重视轻工业不代表放弃重工业 吉林省应继续做大重工业装备制造业,建立五大产业集群等措施。五大产业集群分别为大农业产业集群、大健康产业集群、现代轻纺产业集群、现代装备产业集群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与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

三、结论:重回两位数增长不是奇蹟

吉林省目前完全可能挖掘出1.2至3.6个百分点的新增长点,吉林省的经济增长完全有潜力回“8”冲“10”。我们对吉林省未来的增长潜力充满了信心。 这份报告在很大程度上,回应并分析了中共中央在2003年到2015年间实施的第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实际上是中国国家战略的一个失误,但这点被外界忽略。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防和民生的需要,采取军事工业、重工业优先发展的战略,这个战略当时重点部署是在东北地区。2003年,中共中央作出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但按照当时的规划,时任总理温家宝指出,“当前,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条件具备”,“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和振兴”。

早在2004年,林毅夫就曾发文《振兴东北,不能采取发动新一轮赶超的办法》警告过这个战略存在失误。该文首次应用新结构经济学分析东北问题,核心观点是:东北老工业基地在改革之前的发展,受益于国家推行的重工业优先发展的赶超战略;而东北老工业基地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则受累于赶超战略所遗留下来的缺乏市场竞争力的产业、产品、技术结构,东北振兴战略需要采取遵循东北自身比较优势的发展战略,切忌在东北振兴战略中发动新一轮赶超战略的老办法。 其实,简化来说就是,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过去那些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不再适合,就要抛开历史负担,重新轻装上路,重新塑造优势产业。


如何“破局”东北的尴尬现况?是接下来一段时间亟需方案的问题(图源:Reuters)

林毅夫当年的预言不幸一语成谶。从2003年到2016年,第一轮“东北振兴”战略采取的依然是强化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战略型振兴政策,而非遵循比较优势型振兴政策。

第一轮“东北振兴”战略让东北陷入一个历史怪圈。改革开放前,中央政府重工业赶超的投资拉动使东北三省的发展水平仅次于三大直辖市,而改革开放之后问题暴露无遗,发展相对滞后;在第一轮强化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型振兴政策的投资刺激之下,造就了媒体上报导的东北“黄金十年”,而今媒体又铺天盖地报导“东北塌陷”。 数据反差非常刺眼:2003年至2012年的10年间,东北三省经济年均增速比全国平均增速足足高出2个百分点;然而,2013年以来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大幅回落,经济增长排名全国垫底,尤其是辽宁省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