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之后 中对美外交缺强势助手

2017-11-29 12:5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龙永图,不要给我递纸条了!在多年后,曾负责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的龙永图回想起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拍着桌子对他的大喊已经不再尴尬。 这不是龙永图第一次领教经济沙皇的强硬。1999年11月10日,中美双边谈判开始最后一场谈判,美国立场非常

“龙永图,不要给我递纸条了!”在多年后,曾负责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的龙永图回想起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拍着桌子对他的大喊已经不再尴尬。

这不是龙永图第一次领教“经济沙皇”的强硬。1999年11月10日,中美双边谈判开始最后一场谈判,美国立场非常强硬,谈判又不时受到各种政治因素干扰。

朱镕基亲自坐镇未能弥合双方分歧并走到了破裂的边缘,美国代表团已经准备启程回国。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让朱镕基到谈判现场亲自与美国人谈判,并授给他全权,争取谈成。


朱镕基得到江泽民的授权后,可以利用权威统合各方面资源(图源:AFP)

15日,中美开始最后一次谈判,朱镕基在前三个问题上的让步使龙永图着急了,不断向朱镕基递纸条,上面写着“国务院没授权”,这才有了那声大喝。龙永图以为朱镕基要用全盘放弃换取协议签署,但在汽车贸易等底线问题上,朱镕基寸土不让。5分钟后,美方代表请示了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在后四个问题上让步。双方签署双边协议,标志正式结束双边谈判,也为中国与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谈判奠定基础。 这场谈判似是当时中美关系的缩影——双方在关键领域针锋相对,同时存在着对话与合作。

自1989年六四事件,中美关系发生了历史性逆转,一度出现了严重的倒退。中美两国恢复接触后,美国在人权、西藏、台湾问题上不断刺激中国,使两国关系反复波折。

相比意识形态领域,经贸领域反而逐渐成为双边关系的突破口。

1997年江泽民与克林顿互访后,在双边政治交往发展前提下,双方就中国入世进行双边谈判。

这是中美建交谈判后再次进行的大谈判,还是经贸方面的,主导者自然是被邓小平称赞“懂经济”的朱镕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指出,“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中,就意味着外交政策会由他的战略性格和政治信条决定。”在江泽民的授权下,朱镕基以其果断的作风顺利完成了入世谈判。在这之后,中美政治上虽龃龉不断,经贸发展一路高歌猛进。 在中美交往的历史中,不乏这种关键人物。

在毛泽东时代,文化大革命放大了毛泽东的权威。尽管决策机构已经形同虚设,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在论证分析后,得出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急于与中国对话,形势对中国有利的判断。幸运的是,毛泽东同意改善同美国的关系,与美国这个不如苏联那么危险的敌人接近。

在冷战格局下,尼克松与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倾向于“秘密外交”。毛也乐意同华盛顿建立秘密的沟通渠道来改善双边关系,但毛泽东的个性影响了历史发展的进程以及中美首脑会晤时的议题,他不可能按部就班地照美国人设计的方式进行联络,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回应了美方发出的信号——接见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和“乒乓外交”。

那个时期,执掌外交部多年的周恩来是毛泽东策略忠实的执行者,在毛泽东授权后,他不仅完成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任务,并利用“尼克松冲击波”同时实现了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 在邓小平时代,中美间的博弈更多的由邓小平主导。

文革结束后,中国大规模经济建设已箭在弦上,迫切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迫切需要改善对外关系。

邓小平从西太平洋地区、从亚太地区乃至从全球角度来看待中美关系,抓住时机实现中美建交、访问美国,正式成为美苏中三角中的一角。

江泽民时期,朱镕基在中美关系当中角色非常突出,尤其主导了就中国入世的中美商贸谈判。

胡锦涛执政时,一方面江泽民“退而不休”,一方面“九龙治水,各管一滩”,中国外交已无强人。

 胡锦涛时期后期,中共注重和平发展的国家大战略与“和谐世界”的外交思想:对内注重维护社会稳定;在文化上强调世界多种文明和平共处和相互交流;在政治上世界各国之间平等互利互信,通过对话磋商消除分歧进行合作。

在全球遭遇经济危机的背景下,美国需要中国“救市”,双边关系在稳定发展。

 2009年1月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就职后,时任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剑指9·11事件后走向积极的中美关系。美国在气候/减排、谷歌事件、售台武器、会见达赖,汇率/贸易等问题上,不断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双边关系波澜起伏,险象丛生,逐步滑向对抗。

对此,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不断强调“双赢”,回击美国对中国霸权的指责。 但是,戴秉国等人绝对不是中美关系的主导型人物。

习近平上任后,没有掣肘的习近平开始主导外交,与美国人的交往重新透出了个人特质。

习近平访美时让会晤更私人化,与奥巴马的安纳伯格庄园、瀛台夜话,与特朗普总统(Donald Trump)的海湖庄园会晤、故宫三希堂茶话都不断加深这种私人关系。

中国学者相信这体现了中美关系的成熟和双方领导人的自信。 而美国媒体在“新型大国关系”,“一带一路”战略,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习近平的外交理念中看到他推行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纽约时报》的文章相信,习在国际上扩大中国的影响力,邓小平时期“韬光养晦”的做法已逐渐被抛弃。

在习近平的主导下,中国外交再次走向强势,在领土和主权问题上的立场也表现得更坚决。但在第二个任期内,习近平已经释放出主导内部改革的信息,与此同时,特朗普也在酝酿对华贸易制裁。习近平第二任期或许需要一位懂经济、更懂美国的心腹协助处理下一阶段中美关系棘手事务。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