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迁都争论的再思考 该往哪里迁?

2017-03-04 11:1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迁都慢慢变成了热闹话题。印象最深是2006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479位人大代表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迁都议案。2013年以来该议题再一次被媒体聚焦,即使官方定调不迁都后,民间依旧是议论声不绝。这是政治博弈,还是民心所向?无论如何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迁都慢慢变成了热闹话题。印象最深是2006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479位人大代表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迁都议案。2013年以来该议题再一次被媒体聚焦,即使官方“定调不迁都”后,民间依旧是议论声不绝。这是政治博弈,还是民心所向?无论如何,大众的言论自由度还是在(慢慢)提高。


刘嘉偌

拉宽视野,迁都并非中国特有的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议程。过去几十年里,像巴西、巴基斯坦、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德国、哈萨克斯坦、韩国、缅甸等国家都有迁都的经历。如果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对迁都问题做系统梳理,将涉及五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历史上为什么要定都北京?二是,今天的迁都派有哪些理由?三是,单峰化的最高权力空间分布;四是,往哪里迁?五是,到底怎么迁?

历史上为什么要定都北京?

历史上的开国皇帝们选择定都北京是否有合理性,和当下中国是否存在迁都的必要性,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但很多人在讨论时经常会混为一谈。比如很多支持保持现状不变的人认为,开国王者都是雄才大略之人,他们的眼光难道会差?在这部分人群看来,只要确凿了定都北京的历史合理性,也就否定了当下迁都的必要性。

经典论据就是国防(角度)。北京捍卫者们提出,明朝永乐皇帝之所以从南京迁都北京,是因其洞察到了华夏政权的地缘威胁一般都来自于北方游牧民族和东北渔猎民族。定都北方,打造阴山-燕山的防线(从粮草供应链到兵马部署),是一种自带进攻属性的防御策略。把身家搁置在北方,有利于皇族们带着危机感生存,并采用更均衡的视野去治理国家。
 

再如毛泽东,他又是怎么样选定北京的呢?结合史料来看,建国初期北京由于靠近前苏联、朝鲜和东北工业基地,是综合风险系数最低的选择,兼可平衡南北发展落差。

据《北京档案》杂志刊载的《毛泽东与新中国定都北平的重要决策》一文披露,1949年建国前夕毛泽东曾询问王稼祥新中国该定都何处。后者的回答是,北平离社会主义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近些,国界长而无战争之忧,南京太靠东南,西安似乎偏西了一点儿。毛泽东给予了认同。他还表示,蒋介石的国都选在南京,其基础是江浙资本家,共产党人把首都放在北平,必须找到自己的基础,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所谓有得必有失,元明清也好新中国也罢。纯经济角度,定都于远离经济源泉的北方,这一定程度上是南方定向往北方输血(依托于京杭运河等超级补给线或者说“血管”)然后由北方承担国防义务的帝国分工模式。批评者认为,这是一种财富损耗型的国家运转模型,而非财富积累型。

更宏大而富于洞见的批判来自于年鉴学派的布罗代尔,他认为,15世纪初放弃因长江之利而对航海开放的南京转而定鼎北京,“背离了利用大海之便发展经济和扩大影响的方针……正是在这时候,中国在争夺世界权杖的比赛中输了一局。”他对朱棣迁都的定性负面却新颖,超越了狭隘的地域争论,更超越了“国家”这个国内史学界长期无意识的最大分析变量。回看历史,明初时世界正由陆权时代向海权时代变轨,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等有主宰力的国家都陆续从大海上冒头。朱棣的迁都选择包括之后的明清海禁,是跟宏大历史趋势背道而驰的。

今天的迁都派都有哪些理由?

上面讨论的是自元代以来国家定都北方的(历史)合理性,及其显性、隐性的代价。接下来切入正题,就当下中国的情况来看,我们真的必须迁都吗?回看近些年世界迁都的国家,其理由无外乎四种:一是,距离敌对国过近(国防);二是,大城市病爆发(环境);三是,平衡区域发展(经济);四是,地震威胁(灾害)。

中国有没有敌对国?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不同政治立场和情感偏好的人,可能会给出迥异的答案。

中国,早已不是晚晴时那个极度贫穷的农业国了。像1900年八国联军攻下紫禁城类似的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或许不会再发生,因为国家的综合国力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我们正在成为别人眼中的“列强”。简而言之,笔者不认为中国当下需要因为什么国防理由而迁都。
 

美国人从来没考虑过把首都迁到内陆地区甚至落基山脉一带,为什么?因为这不是强者的思维方式,强国的国土安全靠的是实力而非高山大川,他们是自信的,中国也应该自信起来。即使迁都的决策最终成立 (非国防压力所带来),那么同理,地缘问题也将不构成任何城市候选新都时的短板。

回顾近现代世界史,因为国防原因迁都的国家有三,1923年的土耳其;1970年的巴基斯坦;以及2005年的缅甸。共性有二:一是,首都从滨海城市搬迁往内陆地区;二是,总体上是主流文明之外的后进国家,这些年来发展得并不如意。

以土耳其为例,一战后巴尔干领土全部丢失,只有伊斯坦布尔周边一小片,和敌对国希腊相距过近,再加上凯末尔的军事力量以安卡拉为根据地,以及旧都伊斯坦布尔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其迁都决定合情合理。

北京有没有“大城市病”?

所谓大城市病,是指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突破环境承载力极值后,城市出现的人口膨胀、交通拥挤、住房困难、环境恶化、资源紧张等一系列症状,而探究背后的深层次成因,不外乎生态底子薄弱、政府规划不当、资本开发失序等方面的共振。实事求是地说,北京身患“大城市病”的病灶显而易见。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和水资源是分类指标里媒体曝光程度较高的,让我们从这里入手,一窥北京的状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