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是否存在一个中国模式?

2017-07-31 17:34 作者:姚洋 来源:多维新闻 浏览: 字号:

摘要:谢谢大家!我第一次来宁波是1994年,那时我还在美国读书,来做我的博士论文调查。那是到鄞县,那时鄞县还是一个郊区,现在估计都是闹市区了。2002年我第二次来,感觉宁波非常好。 这次来,我又发现宁波有了巨大的进步。宁波这个城市,就像我们30年来改革开放

谢谢大家!我第一次来宁波是1994年,那时我还在美国读书,来做我的博士论文调查。那是到鄞县,那时鄞县还是一个郊区,现在估计都是闹市区了。2002年我第二次来,感觉宁波非常好。

这次来,我又发现宁波有了巨大的进步。宁波这个城市,就像我们30年来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经济快速地成长,证明我们30年走过的路是一条正确的路。 今天我要讲的是《是否存在一个中国模式?》。

为什么要讲这么一个题目呢?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30年不是很长,但也不是一个非常短的时间。1978年我才上高中,现在工作也已经十多年了,所以这也是我自己走过的一段非常重要的路。最近出现了很多对30年的反思,大家如果经常看报纸的话,就会发现很多反思的文章,其中很多是负面的。


最近《南方周末》上登了一篇秦晖教授的文章,说中国经济增长是一个奇迹,但是这个奇迹是怎么产生的呢?他的主要观点是,这个奇迹基本上是靠尽量压低工人的工资产生的,说白了就是通过压榨来产生的。我们知道,秦晖是中国自由派的代表,但他的观点和左派的观点却很像。很多的左派对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更进了一步,几乎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他们的理想是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甚至有人提出要继承文化大革命的遗产等等。

我今天要从正面的角度来讲,从正面的角度反思中国的改革开放。这有两方面的意义。

第一个意义是总结过去,面向未来,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思考今后我们应该怎么走,建设一个怎么样的国家。这是非常重要的。文革把我们国家弄得天翻地覆,一切规则都被打破了。过去的30年我们基本上都在埋头搞建设,我们很少回头想想,或展望未来,思考我们的国家该成为怎么样的国家。在毛泽东时代,确实存在着一些好的东西。这也是左派愿意沉湎于毛泽东时代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个时代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确实能拿得出一些独特的东西来,让世界上的许多人为之倾倒。左翼朋友从这个角度来反思这三十年,这也是对中国主流社会提出的挑战。他们所说的东西我们不赞同,但我们能不能拿出正面的东西来,告诉全体人民,说我们这30年走的路是对的,走对在什么地方,未来又应该怎么走下去。

第二个意义呢,我觉得更为重要,就是向世界展现一个正面的中国。所有的外国人,哪怕是仇恨中国的外国人,都承认这一点:中国在过去三十年取得了巨大成就——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成就。但另一方面呢,他们中的一些人的观点要比秦晖更尖锐。他们说我们的成就是以牺牲我们的人民,牺牲我们的环境来换来的——甚至是以独裁的体制换来的。我自己到过很多国家,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看了这些发展中国家,我感觉中国这条路的的确确是走对了——不仅走的对,而且走的非常好。我后面会讲一下我到印度的观感,现在讲一个简单的例子。

有个朋友去前苏联的中亚地区做生意,结果发现根本就做不下去,因为那里的贪污、腐败已经猖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的官员,小到警察、大到部长,都是靠钱买来的,而且明码标价的,比如做半年是多少钱,做一年是多少钱。花了这笔钱,他就要挣回来,所以就贪污、腐败,所以生意根本就没法做。这个朋友只好回来,从新疆过边检的时候都要喊“中国万岁”了,因为反差太大了。我们在国内,往往容易看到很多负面的东西—毕竟身处这个环境里,总希望中国能更好一些。我们的比较对象是谁呢?都是我们想象中的发达国家。其实发达国家也不都是这样的。

我举个例子。我刚从美国学术休假回来,去年下半年我在康奈尔大学访问了半年。康奈尔大学在纽约州的中北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山沟里面,进出非常不方便。我往往出来一趟,回去就要坐从费城飞出的最后一班飞机。飞机很小,只能坐十几个人。一次我上飞机之后,飞机只剩一个座位了。但这时上来一个地勤人员,说某某女士,请你下来,因为下面还有一对老夫妇没上来,需要一个人下去。那个被叫到的女士很胖,年纪也有点大了,一听就哭了,只会说“我有票,为什么要我下去?”但她还是下去了。后来飞机上的乘务员跟地勤人员说了一下,才又让她上来。但地勤人员必须叫一个人下去,因为下面还有人没上呢。所以他又叫了一个名字,这回是个华裔女孩,她只好乖乖下去。我们一直说美国是消费者的天堂,其实并不一定是这样,反而在中国,消费者意识增强的非常快。

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说我们已经达到了美国的地步,或者说美国不好,我只是想说,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所想象的西方生活,不一定是真正发生的事情。我们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特别是和仇视中国的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很明显能看出他们的潜台词:你们中国这样的制度,总有一天会完蛋的。一个形象的比喻是,中国就像上下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平平整整,但是走到尽头却是万丈深渊。相比之下,他们对印度的比喻是什么呢?印度是坑坑洼洼的小路,但是这条路是永远可以走下去的。当然这还是说的客气的,说的不客气的是:中国还生活在中世纪,而印度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是一个印度人跟我说的。等一下我谈民主的时候,还要谈印度的民主是怎么样的。

我们在国外的一些人,也在跟外国人说同样的事情。他们要么对中国不了解,要么投合外国对中国的偏见。 我们总是说民族复兴,要重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我们老一辈的人,包括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多半讲的只是经济,他们从鸦片战争开始的中国历史得出的教训是,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被开除球籍。但是中国要在世界民族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想不仅仅是经济增长的问题。日本的经济增长是一个奇迹,但是日本人给世界贡献了什么呢?说不出来。最终,世界的竞争,是思想的竞争。我这里说的思想不一定是某个思想家提出的思想,它有可能是做出来的。我们在过去三十年、甚或过去一个世纪所做的一切,实际上都是可以为世界贡献思想的,只不过我们往往沉浸在一种悲情里面,沉浸在失败者的情结里面——毕竟,自打鸦片战争之后,我们是被西方打败了。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