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苏共亡党何以轮番警示中南海?

2017-11-10 12:4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与特朗普的会面之后,习近平十九大结束后的第一次外访,选在了同属社会主义阵营的越南、老挝。事实上在已经发布的长篇十九大报告中,无处不在习近平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再认知。 无独有偶,今年恰逢十月革命100周年,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重新思考社会主

与特朗普的会面之后,习近平十九大结束后的第一次外访,选在了同属社会主义阵营的越南、老挝。事实上在已经发布的长篇十九大报告中,无处不在习近平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再认知。

无独有偶,今年恰逢十月革命100周年,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重新思考社会主义、以及共产党人的初衷与信念,显得尤为重要且必要。

围绕十月革命,以及之于中共、中国乃至世界的意义,多维新闻日前采访了左派意见领袖、独立学者司马南。在司马南看来,俄罗斯这个民族还没有从历史的阵痛中走出来。而对于中国来说,苏联解体的教训殷鉴不远,但苏联解体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的破产。

多维:十月革命100周年,俄罗斯官方与民众的态度值得关注。比如普京的回避姿态,以及民众层面的愈发难以弥合的分歧,你多次去过俄罗斯,与不同阶层的人有过接触,怎么看俄罗斯从上至下之于十月革命的态度?

司马南:11月7号,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我刚写了一篇文章《十月革命百年祭》,此间正好我在俄罗斯,在索契休假,离我所住的疗养院不远的地方就是斯大林当年黑海边度假的别墅,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居离我更近。中间又去了雅尔塔,去了克里米亚,去了新菲罗波尔,去了塞瓦斯托波尔,在俄罗斯看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纪念和在国内感受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机会与俄罗斯人直接交流。

2016年我到过俄罗斯三次,与俄罗斯学界民间企业界各方人士有一些深入沟通。俄罗斯人不像中国人这么容易沟通,内外有别,当然所谈的问题的深入程度,也使俄罗斯人感觉到话不太好讲,俄罗斯这个民族还没有从历史的阵痛中走出来。

但是,推杯换盏说热闹了,船上船下多少天促膝交谈,他们也忍不住说些心里话。普京的心态和很多有见识的俄罗斯人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对强大苏联带来的荣耀和尊严,他们无比怀念,对于今天因国家地位衰落,被美国人算计和欺负,愤恨可又无奈,对于当年鲁莽的决策废武功的愚蠢,着实后悔不已,对于苏共历史上所犯的错误他们有清醒认识,对于改正错误的路径,前人选了“休克死疗法”,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唯一的选项。


上述所有的认知都建立在“没有十月革命,就没有强大苏联”的基础之上。

多维:对于十月革命,普京这位强人显然很是矛盾。按照普京的说法,“我们看到那场革命的结果是多么模糊,那些事件的消极后果和积极后果是多么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一方面,普京辩称,相比1917年那场“毁掉了国家,无情地夺走数百万人生命”的剧变,渐进式、进化式的发展本来对俄罗斯会好得多。

普京的反思,其实也是人们对于革命与改革的再次审视与认知。你如何理解普京的这段表述?又如何理解十月革命之于革命与改革、之于俄罗斯与世界的意义? 司马南:普京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是个强有力的政治家,内心十分强大,他太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了,他的这段表述其实完全建立在历史假设的基础之上。

不是“革命的结果”模糊,而是普京要给予一个模糊的回答,之所以要这样回答,与普京统一俄罗斯党的政策主张是一致的,很多对十月革命持同情、理解、支持,甚至捍卫态度的人,易产生一个误解,以为硬汉普京既然是克格勃出身,理当捍卫前苏共立场,对十月革命应当肯定,甚至热烈赞扬,这个认识有刻舟求剑之嫌,很显然,他们不懂普京。 今年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

11月份,200多件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的藏品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此次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包括伟大的革命、人民的纪念以及中苏友谊。布面油画上列宁惨白的面具相当刺眼,而画面的背景和旁边有关列宁的书籍则象征一种思想的延续(图源:多维记者/摄)

普京之所以成为俄罗斯的政治强人,其一在叶利钦权力亲授,其次,在有人支持。支持普京的中坚力量是谁?在党。在哪个党?在统一俄罗斯党。 须明确指出,统一俄罗斯党不是共产党,共产党党魁是去年我在红场见过的那个久加诺夫,统一俄罗斯党党魁原来是鲍里斯·格雷兹洛夫,现在是梅德韦杰夫。不论是谁,他们的基本定位是“中派”,俄社会科学院的学者,用了比较多的时间跟我解释什么叫“中派”,听来听去啊,他所说的“中派”,其实就是团结各种政治力量,取一个中间立场。

中国人容易犯以己推人的错误,以为他那个党与中国共产党一样,指导思想统一,令行禁止纪律严明,殊不知,统一俄罗斯党更像是中国的统战部门,要协调一大堆人,从俄罗斯党三大同盟一个是“团结-统一俄罗斯”党、“祖国-统一俄罗斯”、“俄罗斯地区”议员团,还有89个联邦主体中大约40万名党员。

中国人更难以相信的是,戈尔巴乔夫领导的党与统一俄罗斯党密切联系,另外米罗诺夫、雷兹洛夫、绍伊古,卢日科夫,以及沙伊米耶夫分别代表不同的政治力量,与统一俄罗斯党合作。沙伊米耶夫是鞑靼共和国的总统,不深入到俄罗斯的内部去,你不能理解“鞑靼”这两个字在俄罗斯政治生活当中的微妙,在历史中的复杂及对现实社会的影响,它代表着一堆不可忽视的票箱,鞑靼人是蒙古和突厥族的后裔,与俄罗斯民族历史上有过错综复杂的纠葛,更久远的血仇不讲,二战中许多鞑靼人带着德军追剿红苏联红军,上个世纪末,苏联解体后,20多万上一代被驱逐的鞑靼人返回克里米亚要求平反昭雪……今天则有共同利益,又有不同的诉求。

这个话题越说会越复杂,最简单的理解, 普京绝不能随便说话,他的政治表态必须符合现今他的最大的支持者的立场,最新消息,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表示要竞选总统,你们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多一点敏感性,跟进这个动态,这个话题比纪念十月革命的重要性不差。

如果普京的表态对十月革命持完全肯定态度,那就是帮久加诺夫的忙,而久加诺夫现在拉开架势,挑战统一俄罗斯党。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位,你也不理解普京坐在这个位置上有多难。俄罗斯政治有它自己独特的复杂性。书呆子以为政治是政治学,以为江湖是社会学。一个政治人物,在评价历史重大事件的时候,不但要从所谓真理的、学理的角度考虑问题,更要从现实政治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而这些,书呆子,包括某些所谓传媒工作者,未必理解。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