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苏共亡党何以轮番警示中南海?(2)

2017-11-10 12:4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普京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普京做出什么样的政治表态是另外一回事。依照统一俄罗斯党的立场,普京关于十月革命的表态,是最合乎党最大利益的。该党明确支持普京总统,强调强大的总统政权是政治稳定的保障和法制建设



普京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普京做出什么样的政治表态是另外一回事。依照统一俄罗斯党的立场,普京关于十月革命的表态,是最合乎党最大利益的。该党明确支持普京总统,强调强大的总统政权是政治稳定的保障和法制建设的牢固基石。

我非常理解普京,当家主事不容易。浅薄的媒体把普京塑造成肌肉块儿发达,个性作风轻易决定俄罗斯前途命运,简直像是一个神乎其神的救世主,至少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功夫巨星,事情怎么会那么简单?俄罗斯的经济结构有问题,多年遭受制裁的情况下,国家发展遇到困难,而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实施行政改革,提高“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度”。

赤色旗帜在1917年插上了欧洲的腹心地带,其在当时对资本主义世界的冲击不言而喻(图源:多维记者/摄)

俄罗斯学者讲到俄罗斯的现实问题,动不动就跟我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的宏伟目标”,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很像是中国人的话语体系,“翻两番”是中国已经实现了的目标,是邓小平时代的口号,俄罗斯学者这时只好苦笑。我知道在这酸楚苦笑的背后,是俄罗斯经济与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的对比。上个世纪60年代,俄罗斯的经济是中国经济的十倍, 而现在俄罗斯的经济总量只比广东省多一点儿,俄罗斯人自嘲中国是“拿着核武的加油站”。

在这样的背景下,普京会因为100年前发生的事件的评价问题,而牺牲现实政治利益吗?这个问题,还可以再追问一句,普京若牺牲统一俄罗斯党的现实政治利益,对十月革命作出符合今天某些中国人期待的评价,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吗?

多维:最近普京有一个演讲, 网上流传了几个版本,他多次以俄罗斯总统身份参加纪念政治受难者活动,2017年10月30日,纪念苏联时期政治迫害遇难者的“悲伤墙”在莫斯科揭幕,普京出席揭幕仪式并讲话。这个讲话对十月革命有没有否定?怎样看待普京这一政治表态?

司马南:普京哪一年当了总统,你还记得吗?2000年,这件事情决定于哪一年?25年前,俄设立这个纪念日已经有25年了。所以普京在讲话中强调了,立纪念碑是在多年前的“解冻”时期提出来的。“在我国历史上,同其他国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那样,有过一些复杂的、矛盾的时期。”“我们的子孙后代应该牢记政治大清洗的悲剧,记住产生这一悲剧的根源。但这不意味着清算,不允许再次将社会推向危险的对立境地。


在我看来,普京的讲话并不在于否定100年前的十月革命,他讲话最核心的要义是他自己所说的”最重要的是信任和稳定。只有以此为基础,我们才能解决社会和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普京的讲话如果用中国话译过来,大意为三句话,一,铭记历史。二,稳定第一。三,团结一致向前看。


政治大清洗当然是悲剧,但这个悲剧与十月革命没有必然联系,普京本人也无意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媒体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分的解读。 多维: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同处社会主义阵营,没有哪一个国家像苏联这样,用它的振兴启迪中国;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像苏联这样,用它的衰败警示中国。在你看来,苏联解体这一结果本身对于十月革命的意义界定有着怎样的影响?

司马南:因为苏联解体了,所以那些否定十月革命的人似乎就有理了;因为苏联解体了,所以那些本来就仇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制度的人,造谣、诋毁、诬陷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了。

同时,也因为苏联解体了,那些致力于和平演变的操盘手们,就像篮球场上投中了一个球一样,回跑的时候,浑身透着轻松,脸上写满得意,但他们仍不满足, 北约继续东扩,拉拢乌克兰等小国跟俄罗斯较劲,布署反导系统逼近俄罗斯边境,压缩俄罗斯的国际战略空间,继续通过造谣列宁、造谣苏共来保持虚伪的道德优越感,来羞辱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党和国家。

但是苏联解体,并不能否定十月革命。十月革命带来了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进而在众多国家的实践,列宁通过十月革命,把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思想变成亿万人民的自觉行动,这个功劳大的很,曾经红遍世界半个天的社会主义的磅礴实践,证明了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理想,是”大神说“,是”大明说“,是”无上说“,是”无等等说“,能除掉建立在生产资料占有不平基础之上的”一切苦“,”真实不虚“。

简而言之,十月革命证明了社会主义理想真实不虚。苏联解体,无非是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的一种理想,在实践过程当中遭遇了重大挫折,”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变得比较聪明起来了,我们的事情就要办得好一些“。这话是毛泽东说的。我看用在这儿很合适。

苏联解体了,社会主义还在。过去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里面最强大的,现在中国比苏联那个时候要强大得多, 苏联解体了,社会主义还在走,社会主义还在前进。苏联解体了,证明苏联那个模式的社会主义有致命性的错误,所以它垮了,但西方不亮东方亮,灭了北方有南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开辟了新境界,进入了新阶段新时代。自然可以从”风水轮流转“的角度,来看待中苏社会主义之变化,同样也可以从社会主义必然性的角度来理解社会主义实践的低潮高潮。

不承认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就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当然也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看到失败,看到错误,看到挫折,便打退堂鼓,便开始怀疑社会主义,进而怀疑十月革命,连一个逻辑周延的思考者都谈不上。 多维:我们注意到,面对十月革命百年,不仅俄罗斯的反应出人意外,北京方面也是异常安静。中国各大主流官方网站内部发文,今年一概禁止”擅自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包括非官办的各大门户网站。另外也有声音称,各媒体早就接到了通知,下的是最死的限制,”不做相关报道“。俄罗斯的矛盾情绪可以理解,那么中国为何也对此讳莫如深呢? 司马南:我在俄罗斯的感受不太一样。俄罗斯共产党隆重热烈地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至于中国对于十月革命纪念采取什么形式问题,我倾向于认为,怎么有利于19大提出的目标的实现,那就怎么干。所以我根本就不感到意外。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