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底层民众逼上绝路,全社会都没安全感

2017-11-29 13:34 作者:高伐林博客 来源:高伐林博客 浏览: 字号:

摘要:依法依规清理整治,本来就意味着在整治中不得侵犯民众财产权和人格权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公民有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住宅不受侵犯的权利,有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对其违法失职行为有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 在最近北京大兴火灾之后当局雷霆

“依法依规清理整治”,本来就意味着在整治中不得侵犯民众财产权和人格权——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公民有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住宅不受侵犯的权利,有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对其违法失职行为有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

在最近北京大兴火灾之后当局雷霆万钧地发动“四十天整治”、驱赶所谓外来务工“低端人口”之际,一篇九年前的文章又重新“复活”,在网络和自媒体上飞快流传,这就是原载《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29期所刊载的对清华大学秦晖教授的专访《不要驱逐城市贫民!》。2008年,中国正举办北京奥运,没有太多人关注秦晖这篇访谈。但学者深刻睿智的见解自有其生命力,九年前他发表的许多看法,今天读来,不仅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而且涉及更广泛更深远的层面(例如对“伪善”和“伪恶”制度因素的辨析),值得我们深思,转载于下。

(顺便说一句,不少人对“权利”(right)和“权力(power)这两个词分辨不清,这篇专访中也有这个问题,我只好一一纠正。)

昨天晚上看到一个短短的3分多钟的视频,让我悲愤气结,又百思莫解。火灾之后,北京当局清查安全隐患建筑,要求在这类建筑中的企业和民众迁走,这是应该的、必须的。问题是:十万火急,限期三天!于是天寒地冻(北京那几天最低气温是摄氏零下5度)之际,在当地经营生产了十来年的加工厂,停工,觅地,拆卸,搬运,安装……而员工还要寻觅新家,有孩子的还要办理转学等等手续——这一切,三天!

更令我匪夷所思的是,有的企业幸运地在北京远郊县找到了能安顿下来的地方,连人带设备前往,当地却接到上级通知,不得租房给他们这样的企业落脚。后面狠心驱赶,前面闭门不纳,这些同胞何处容身?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寒风砭人肌骨,这样的“盛世”,这样的“新时代”,让人情何以堪!

这几天读到不少文章讨论此事,角度各异。有人惊呼:中国首都爆发了“大规模排华事件”,有人说:中国“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打响战争;前两天读到一篇文章,标题更让人惊悚:《青岛灭门案:你不消灭底层的人,底层的人就会来消灭你!》,文中说:“底层社会的戾气也越积越厚,只消零星火苗,就能燃出一起起触目惊心的事件。青岛灭门案不是唯一,也不会是最后一起,我们每个人都得时刻警惕着。”“我们每个人潜意识里都缺乏安全感,因为游荡在底层的人,随时可能会出现,夺走我们最重要的东西,也许是生命,也许是亲人。”北京这种大规模驱赶,可以想见,势必加剧社会矛盾、贫富对立、本地人与外地人的冲突,等等,也必然会把不少人逼上绝路,产生鱼死网破的冲动。
 

据文章《逃离北京,留下什么样的背影?》,言简意赅,语重心长,许多话说得非常到位,很值得大家(当然首先是权力者)深长思之,一并转载于下。

不要驱逐城市贫民!

秦晖,《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29期

秦晖教授的家,在靠近清华校园的蓝旗营小区。如果有双眼睛自空中俯瞰,会看到这个位于10楼的120多平米的小格子里,堆满了书。

一捆捆,一摞摞,以集团军方阵的样式占据了书架之外的客厅、阳台、过道,甚至在秦晖的书房兼卧室里,它们排成两列占了半张床,好几本,是翻到某页趴着的姿势,好像随时等着主人往下看。

过去的14年里,秦晖、金雁夫妇完成了住宅的两次更新:一次从40多平米到70多平米,一部分书终于可从纸箱里出来,而来访者不用在不足5平米的过道里与主人交谈了;2001年搬进蓝旗营,两位优秀学者(注:金雁是中央编译局研究员,在前苏联及东欧问题上有独到见解,写过著名的《回望1917——关于十月革命的若干问题》)终于能以现在的方式与书籍相对。

“大问题要越做越小,小问题要越做越大”,秦晖记着导师赵俪生先生的话,学术研究不仅超拔宏观,更从微观细部对社会现实发出声音。譬如最近的“不能驱逐进城打工的外来人员”,虽被一部分媒体解读为“清华教授秦晖建议深圳率先兴建贫民区”,但他并不介意,一面写文章解释,一面希望政府及更多的人能给予同情的关注。因为,人活在这世上,无非求个安身之所罢了。

有没有不违章在城里安家的可能

人物周刊:您最近谈论的贫民窟怎么定义?

秦晖:Slum(贫民窟)原意是“背街巷”,在英语中跟“棚户区”是两个词,但后来Slum涵盖了棚户区,只要是穷人住的地方,不管是自己盖的,还是租的,都叫Slum。在福利国家,现在就是指贫民住宅区,许多发达国家把那种政府盖的、外观很漂亮的廉租公屋也叫做Slum,像纽约的哈莱姆。有人问我哈莱姆什么样子,我说从外观上看,跟蓝旗营没多大区别,只是在治安、人文环境上有很大区别。也就是说,划分的主要依据不是建筑特征,而是人文特征。
 

总之,穷人在城里居住下来的一切可能的方式,除了集体工棚(宿舍)不属于Slum范畴,其余都是。但在中国正好相反,除了集体宿舍,其余一概没有。

人物周刊:但事实上都存在。

秦晖:存在,但都处在非法状态,给它们的名字是:违章建筑。我觉得这是最糟糕的一点,它意味着穷人在城里居住是违法的、违章的。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