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梁光烈:八天攻下越南河内

2016-11-27 18:1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字号:

摘要:经过战争的洗礼的梁光烈上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指挥能力得到军委的肯定。梁在军界的声望从1979开始上升,但梁比较低调,许多事情并不外人所知。 今年68岁的梁光烈,四川人,1958入伍,解放军信阳步兵学校毕业,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指挥系深造。军内无人不知的

经过战争的洗礼的梁光烈上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指挥能力得到军委的肯定。梁在军界的声望从1979开始上升,但梁比较低调,许多事情并不外人所知。

今年68岁的梁光烈,四川人,1958入伍,解放军信阳步兵学校毕业,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指挥系深造。军内无人不知的台海军事专家;对台作战的权威中权威者,两栖作战权威人士也。梁上将参与对台工作超过20年了,从任54军军长到后来的南京军区司令,一直以来他的心血都放到了解放台湾的军事作战准备中。可以说,中国武力统一台湾台的兵部的头把交椅非他莫属。

2011年1月10日,中国防长梁光烈举行仪式欢迎美国防长盖茨访华(图源:Reuters/VCG)

经过战争的洗礼的梁上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指挥能力得到军委的肯定。1978年底,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夕,小平点将杨得志从武汉军区司令调任昆明军区司令时,杨得志随身唯一带走的部下只有梁光烈,他当时是武汉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开战前制定作战计划,杨得志要大家估计完成攻越需要多长时间,只有梁光烈说:不要两个星期解决战斗。果然,仅用了八天,解放军就打下凉山攻到河内城下,令越南军政首脑震惊万分,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溃不成军大撤退到胡志明市。

反击战西线指挥基本是由梁光烈在代替,战争爆发后,杨得志就病倒返回北京住院治疗。梁光烈统领20万大军,在西线战场痛下杀手,狠狠地教训了越南小鬼子,结束战斗,班师回朝的梁光烈在军界威望一鸣惊人的上升。在总结大会评比中,一致认为西线比许世友指挥的东线打的好,东线战场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也正是西线战功的卓越,杨得志荣升参谋总长。
 

梁在军界的声望从1979开始上升,但梁比较低调,许多事情并不外人所知。

与军委其它成员相比,梁和廖及李继耐升官都较慢,梁从来都是从副职到正职一级一级上来。最先从第一军的战士开始,然后到班长,再到军校读书,再到司令部当参谋,又科长,作战部副部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20军军长,54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南京军区司令,攻台前敌总指挥,总参谋长,攻台总指挥,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军委应急指挥部总指挥。

当年梁在沈阳军区时,就开始研究对台作战,并提出"强制隔离,全面进攻,中心开花"的作战思路。2000年时,台海进一步告急,张万年点将梁光烈就任南京军区司令。2003年,在军委一致意见下,梁升任总参谋长,并将总参变革为三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吴胜利许其亮得以从海空军调任副总参谋长,总参作战部也进行了大变革,许多新时期的作战局设立,海空军调作战部当副部长。

梁在总参的作战有三个大手笔,一是指挥潜艇多次进入日本内海,二是当时美军准备攻缅和朝,梁指挥20万解放军换防中朝中缅边境武警,后美军被逼走;三是组织中俄两次大军演,四是组织2005北剑军演,让两个装甲师混合作战群相互对打,在我军历名上是首次,五是备战台海。梁光烈的这些革新措施得到了中央高层领导的赏识。

中越战争始末

中越战争,又称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指1979年2月17日-1979年3月16日中国越南两国在越南北部边境爆发的战争。广义的中越战争,是指从1979年到1989年近十年间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包括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1981年中国收复扣林山、法卡山之战,1984年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之战,对越拔点作战,两山轮战,对越坚守防御作战等。

中国战前准备对中国来说,越南在北方蚕食中越边境,又在1978年入侵中国南方盟友柬埔寨,这是赤裸裸的地区霸权主义,是对中国周边安全的严重威胁。当时的中国,主要压力还是在东南台海一线和北方中苏边境。对越南越来越反华的背信弃义的行径,广大边民和边防部队气愤不已。为了支援柬埔寨的反侵略斗争,使越南陷入两线作战的环境,并且为了维护边界安全。
 

再则由于国内刚刚结束十年动乱,而且军队自1962年以来已经十多年没有打过大仗了(仅有1974年海军收复西沙群岛),中央军委决定以多击少,用牛刀杀鸡。1978年12月7日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并于8日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决定和命令。

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邓小平任命东线广西边防部队总指挥为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调曾经在越南抗法战争中作为中国军事顾问援越的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担任西线云南边防部队总指挥。人民日报关于开战的报道我军战役部署:以第41军、第42军、第43军、第54军、第55军和第50军(缺149师)为东线兵团,由许世友指挥,从广西方向出击;以第11军、第13军、14军和第50军149师为西线兵团,由杨得志指挥,从云南方向出击。

我军之战役决心:有限时间,有限纵深,集中优势兵力,迂回包围,速战速决,歼敌速回。1978年12月8日上午,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作战命令,称“无论战果如何,我军攻克高平和谅山后不得恋战,即行撤回”。同时,与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新疆军区均进入一级战备,临战状态,防备苏联的进攻。这四大军区的乙种步兵师补充人员装备扩编为战时甲种师,各野战军离开营区进入野战地域(参见63军大事记、16军大事记)。这也反应出当时中国认为主要的威胁在北方,因此在越南战场上投入的仅是次要兵力。

广州军区于1979年1月8日上午完成战术准备:4个野战军、3个地面炮兵师和高射炮兵师、铁道兵3个团、1个通信团、1个防化团、航空兵13个团另6个大队全部进入待命地点。(另空军高炮和地空导弹部队也同时完成战术部署;海军南海舰队在川岛以西各港口集结各型舰艇一百二十余艘和作战飞机一百七十余架。)昆明军区临阵易帅,杨得志司令员1979年1月7日中午抵昆明上任,8至10日军区扩大会议研究作战部署预案。12日总参、军区、军、师各级领导赴边境调研。同时参战的11军、第13军、第14军和云南省军区边防部队,以公铁输送紧急开进,至1月10日凌晨完成战役展开,2月9日深夜完成了作战准备。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