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考 用语言统一国家?

2017-07-31 12:29 作者:刘言 来源:多维新闻 浏览: 字号:

摘要: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文种的国家,56个民族中仅汉族就有八大方言、九大方言,甚至十大方言之说,各种方言之下的小分支更是数不胜数。有资料显示,中国各民族所使用的语言及其方言细论起来得有数千种,在大陆一些地方,十里不同音,一个乡村里的村

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文种的国家,56个民族中仅汉族就有“八大方言”、“九大方言”,甚至“十大方言”之说,各种方言之下的小分支更是数不胜数。有资料显示,中国各民族所使用的语言及其方言细论起来得有数千种,在大陆一些地方,“十里不同音”,一个乡村里的村民甚至可能会听不懂邻村人的方言。


为便于沟通交流,中国当下在全国各地推行普通话教育,有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2020年前让80%中国公民能够说普通话。但现实是,“推普”除了要面对各种不同的方言困境之外,更是面临着藏语、维吾尔语等少数民族语言带来的文化冲突、政治质疑等多重挑战。

“推普”实施并不简单

中国早期的国语运动在语音、语词、语法三个层面展开,该运动使建立在北方官话(后明确为北京话)基础上的民族标准语“国语”深入人心,形成了一套规范标准。黎锦熙的《国语运动史纲》详尽记述了自清末以来的语文改革运动,论述了国语运动的有关理论、方法和纲领。

中共政权成立后,将国民党政府时期所称的“国语”改为“普通话”,并在国家范围内推行,作为全国各族人的共通语言。基于此,1955年大陆还召开了“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化学术会议”。1956年中国政府将普通话定义为以北京语音为基础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标准语言。

当下,普通话在大陆已不仅仅是汉民族共同用语,也是国家通用语,是联合国官方工作语言之一。说普通话已被列入国家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200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3条即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

2017年1月,大陆的教育部、国家语委印发《〈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分工方案》,称将在少数民族地区推广普通话,“进一步强化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在维护国家统一、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基础作用。”

显然,该规划方案的一个实施对象群体便是中共治下的各“少数民族”,发展规划中提到“加快提高民族地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率。在强化学校语言文字教育方面,将语言文字要求纳入学校、教师、学生管理和教育教学等环节”。

实际上,大陆在全国推广普通话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实施过程中引发了不少文化冲突、政治质疑。

语言挑起的文化冲突、政治质疑

在西藏、新疆等地,虽然也有不少家长希望下一代学习普通话来提升工作、生活机遇,但是在“推普”过程中仍引发了不少抗议,遭遇到不同地方的阻力。反对者认为强制推广普通话是消灭地方文化和民族文化,当局数十年来试图在治下各地统一化语言,推行普通话的同时,限制其他语言如藏文、维吾尔文的教育。

2010年开始,藏地黄南州的藏人师生开展活动,抗议消灭藏语文。据传,2012年青海和甘肃推出新的教学政策,淘汰藏文在中小学教学中的主导地位,同样引发了抗议

在新疆,广大纯民族乡村的少数民族基本听不懂汉语,不会说汉语普通话,这种情况在南疆、北疆都有,南疆更为突出。2010年,新疆自治区政府正式公布全面推广汉语普通话教育的具体方案。方案要求到2012年全新疆所有幼儿园都应当普及维语和普通话的双语教育,到2015年新疆所有中小学都要达到这一目标。该方案还规定,到2020年,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说流利的维语和汉语。

“推普”的同时也需注意到情感认同

在大中华区域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其实也出现过类似“推普”的现象,回看世界历史,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以德国南方高地方言所翻译的基督教德语圣经促进了标准德语的逐渐形成。1870年德意志帝国建立后开始了规模空前的语言民族化运动。1885年布拉文旭绥特博物馆馆长李特尔(Carl Ritter)创立了德语普通话协会提倡国语纯化和德国化。

在日本,1867年前岛密作《汉字御废止之议》,向德川庆喜建言废止汉字,代之以日本国字。国语改変主义者上田万年公费留学德国归来后,有感于欧洲诸国标准语统一,1894年作了著名的《国语与国家》讲演,并就任东京帝国大学教授,致力于日本标准语和假名统一的工作。后东京方言因流通地域较广,被选为标准语。

作为一个日益现代化的国家,为方便彼此间的交流沟通,“推普”是发展的必然要求。但是,语言作为文化的载体,每一种语言都承载着一种独特的文化;每一种语言,在历史的传承、族群特征的体现、地域文化的发展等研究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文化价值。对于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而言,那更是一种情感上的认同和亲近。

我们同时也看到,单语政策曾经在台湾地区造成了相当大的族群仇恨,有报道称,当时在校园说方言者会遭到校方以如“挂狗牌”的方式侮辱,而民间则以普遍敌视不会讲方言者为回应,浊水溪以南尤其明显,国语运动也因而在台湾解严后结束。

注册【成长中国会员】看翻-墙新闻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标签:
加入我们: 微信订阅号:chengzhangzhongguo 成长中国 本站QQ群:6867636

当前栏目分类